中国的保守主义2020年4月6日

beplay 24 2020-04-06 15:37:27

                                            中国的保守主义

                                            ——阅读王:《从民权论到文化保守主义》

                                            刘自力

                                            这里的保守主义指的是在上世纪初为国家服务的知识分子的信仰,尤其是那些在封建制度的夹缝中经营所谓自由派报纸的人(值得注意的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联盟在中外历史上并不罕见)。其中,主持《时务报》的王最为突出。廖梅先生的《王家世》一书,对于我们了解这样一位记者和他所处的时代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时务报》的出现恰逢清朝的改革开放时期,即所谓的新政时期。在这样一个时期如何办报,报纸的写作有多大的容忍度,确实是一个有趣的话题。简而言之,在所谓的“大气候”——中,当清政府实行新政策——时,或当它走向改革开放时,一份决心要进步的报纸不应该太激进和反体制。这是王办报的基本主张和原则。王及其同僚的言论框架是围绕着主张改革、主张知识分子自由的官员而建立起来的,他们为了实现官民共存、求同存异而达成共识。办报原则贯穿于他的写作和就业标准之中。王的文风和人格给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他能自由进退,自律性很强。因为否则,仅仅维护言论自由(当然是有限的自由)是不够的;否则,仅仅在系统内部和外部同时运行并上下移动以保证平稳运行是不够的。尽管如此,该报继续受到来自上面的批评。当然,这种指责可能还是好的,或者是为了报纸的生存发展。例如,张之洞发表了梁启超的《耻于叙》一文后,就很注意地批评了它,说是这样的话.如果被官员批评,事情可能会发生!因为张和王都不想被禁。然而,报纸所说的和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当然不完全在官方许可的范围之内,也超出了官方语言的范围。因为这样的话意在反映中国社会不可避免的问题。因此,与官方检查制度的冲突也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报纸只能在体制内外不断调整自己。《《时务报》》的主编梁启超直言不讳,而王本人在文章中则显得成熟而谨慎。廖先生认为,王的文章比较实用,而梁的文章比较感性(包括理论成果在内),王不如梁。当时,有限的改革或改革仍然是在相对稳定和宽容的情况下进行的。这也是《时务报》生存和出版的前提。当然,当时的改革与革命同步进行。在王看来,孙中山的革命不过是一场“土匪”叛乱。王死于辛亥革命前夕,纯属巧合。这一事件象征性地宣布了革命对改革的保守观点,甚至禁止其行为。当然,在意识形态上,关于革命必要性的争论持续了将近一百年,但仍然没有结论。在未来的日子里,在未来的报纸上,尽管革命和改革之间的争论一直在进行,但涉及报纸经营这一具体问题的激进行为不太可能被几代统治者所认识。张之洞等人在《时务报》批评他几乎是小事一桩。众所周知的《苏报》事件(1903)发生在后来,发生了一场人为的灾难。当时发言激烈的吴志辉,虽然没有感到被出卖(唐振昌先生一直坚持这一点),却无法从当局处决邹容的悲剧中划清界限。《民报》被密封检查后(1908;只有几个时期),但也显示了政府和人民之间的不和谐和冲突。《大公报》年间,虽然张季鸾与蒋介石有过笔战,但他与蒋介石的关系仍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然王芸生和国民党之间的争论一度非常突出,但完全对立的角色不是他的选择。他是所谓的“中间道路的实践者”。

                                            事实上,即使在国民党的官方报纸《中央日报》上,殷不是也被蒋介石批评为写文章反对国民党严重腐败吗?这是官方的吗?也是人吗?你有我,我也有你,这是真的。这一切意味着什么?解释了中国报纸和记者的尴尬处境。经营报纸的绝对自由主义几乎是几代记者的梦想!值得一提的是,政府是否顺应时代潮流,如清朝的新政;国民党的抗日战争;即使在后“四人帮”时代,后来的《中央日报》提倡改革,让群众自由发言,那么,即使是政府有限的言论标准也仍然是珍贵和罕见的。知识分子和官员的结合不应该被完全肯定,也不应该被完全否定。这取决于他们是与时俱进还是与时俱进。当然,这个积极的方向能持续多久通常很难回答。无论是王时代的清政府改革,还是后王时代的清政府改革,孙中山的革命和政治主张都来自于官方和知识分子的意见。有多少场比赛和多少场分歧一直是无休止争论的主题。例如,中国君主制的存废问题;例如,孙龙·孙中山先生的训政时期是怎样的以及何时归还给人民的问题是模糊的(张君劢宪法的副本被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直到台湾才被知道)。所谓的保守主义的未来是一个似是而非的问题。这是因为所有已经发生的所谓保守主义要么半途而废,要么被革命所取代。改革能否完成其未竟事业,已经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此外,正是改革的失败导致了另一场革命。这场革命是否会导致新一轮的独裁统治和历史上无进展的无休止循环,——仍然不会让它失败。所谓“只有成功,没有失败”。这些老问题都具有新挑战的性质。是的,廖梅先生看到了。她不失时机地引用了英国保守派学者伯克的概念。在光荣革命和断头台之前,伯克选择前者是因为他是一个保守的英国人——,而英国人同意保守的原因来自于他们保守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他们的传统来自他们的大宪章,来自巴黎人(议会),来自负责任的内阁系统.等等。一场光荣、和平甚至理性的政治运动在英国是可能的,因为他们有这种政治和文化传统。那么,你如何看待中国传统中的积极因素?中国人能希望实现放弃革命的英国式选择吗?这似乎不太可能。中国近代史是从俄国革命中继承来的。这样的革命以法治和议会的消亡而告终。另一方面,法治和议会的复兴需要法国革命。然而,法国革命——在后革命时代再次出现,而宪法——今天的意义并不明确。王的人生境遇要求他不仅要面对即将发生的"革命",还要面对现实和传统。用传统取代革命似乎是那一代人的最后选择。廖梅列举了许多这样的人物,如章太炎和严复。今天重读王的《康年》,也是对中国历史上一个极其简单而复杂的问题的重复:在体制内办报纸、宣传思想,能否达到民主自由的最终目的。在内心深处,是否有可能在今天的中国找到一条政治改革的道路,进行自我否定和回归礼教的保守文化复兴,进而倡导新儒家精神的发展;中国人是否有必要和可能避免革命和暴力,走上法治和理性的道路,就像英国人进行的光荣革命一样?或者,只有通过暴力,才能实现类似法国大革命的后革命结果,然后才能建立宪政。或者,正如现在的学者所说,只有从根本上反对和废除中国文化中的传统专制因素,我们才能实现政治和舆论的现代化。

                                            王似乎没有给出这个答案。因此,有必要仔细阅读本书的相关章节,审视当时文人报国精神的积极和消极可能性。这是因为我们可以继续从王的逻辑,或他未竟的逻辑,推断出报纸舆论、法治国家和中国人民的命运的大前提和大结论。昨天的报纸不是今天的报纸。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昨天的报纸就是今天的报纸。因为所有过去的因素仍然活跃。王的过时似乎只有在过去的因素消失在一个真正的新时代。

                                            发件人:思维格式化

                                          上一篇:右翼保守价值观代表积极的思维习惯(莎莉队长)?综合热点
                                          下一篇:[公告]万邦关于签署《工业厂房政策搬迁协议》的公告热门快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