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有利于被告人原则”

beplay 15 2020-05-23 17:16:58

全部展开

怀疑有利于被告的原则是指当事实不明确,难以正确适用法律时,应做出有利于被告的结论。换句话说,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当证明案件事实的过程中出现不确定因素时,应当做出有利于被告的解释或认定。这一原则也被称为“犯罪嫌疑人轻”原则,即“当对犯罪事实存在的证据有合理怀疑时,有利于被告的推定”(1)最常见的表达形式是在犯罪数额中,当被告的陈述与其他口头证据不一致时,用较低的数额进行鉴定,即所谓的低鉴定规则。需要解决的是有利于被告的怀疑原则中的证据和证明问题。从法律角度看,《刑事诉讼法》第140条第4款规定的存疑不起诉制度和第162条第3款规定的存疑不起诉制度,都是刑事诉讼中有利于被告人的存疑原则的适用和体现。首先,在中国古代,为了反映仁政所产生的怀疑的证明,怀疑有利于反映被告的思想。《尚书》记录:与其杀死无辜的人,不如失去有罪的人。与其增加罪恶感,不如原谅自己的错误。《唐律.断狱》还规定,所有涉嫌犯罪的人都应根据所犯罪行得到补偿。其次,刑事诉讼的本质特征决定了怀疑对被告有利。在刑事诉讼中,根据无罪推定原则,控方必须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实施了特定的犯罪行为,被告没有义务证明自己无罪。然而,与强大的国家机关相比,被告一直处于不利地位。如果其地位和权利得不到改善,被告很容易成为诉讼的客体而不是主体。第三,刑法和刑罚的功能也决定了疑罪应当有利于被告。现代刑法确立了罪刑法定原则。刑法和刑罚必须在保护权益和保护自由之间实现相对平衡。作为最严厉的制裁,刑罚只能在必要和合理的范围内实施。当对案件事实有疑问时,有助于确定被告。它客观上保护了司法自由的功能,体现了刑法的谦抑性。2.怀疑有利于适用被告原则1。适用这一原则的前提是本案存在疑点。对案件没有疑问的,应当依法定罪处罚或者宣告无罪。从对被告有利的角度来看,最大的好处是所有被告都是无辜的,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当然,当有任何疑问时,它不被认为是有利于被告的。这里的问题应该从“合理怀疑”的要求来理解。也就是说,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它的构成是基于客观事实而不是随机猜测;第二,它的判断标准是普通人的理解标准,有正常的感觉,没有偏见。第三,合理的怀疑必须针对影响定罪和判刑的事实。如果两个被告在犯罪意图和赃物数额等问题上推诿搪塞,就没有必要做出有利于一个被告的决定。2.这一原则不应适用于法律怀疑的确定。中国刑法作为成文法一直存在疑问,其语义解释需要解释。当法律存在争议时,法律解释的一般原则应该得到恰当的解释,即“当因不同意见而对法律问题产生疑问时,无罪和怀疑原则的适用应该被忽略,法院不能确定有利于被告的方向,而应该选择正确的解释。”3.这一原则的适用有时受到推定的限制。推定是指在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某一情况时,根据某些合理的因素和情况来判断某一事实的存在。前的结论

根据刑法的一般理论,有罪推定不能成为刑事诉讼法和证据法的一般原则,但在特殊情况下,基于某些“基本事实”的有罪推定是法律所允许的必要“例外”。(3)推定的合理性在于它属于一种逻辑判断,这种逻辑判断符合人们理解日常事物的习惯。刑事诉讼中的被告人虽然不承担举证责任,但在某些情况下必须承担一定的解释义务(包括《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规定的犯罪嫌疑人应当如实回答侦查人员提出的与案件有关的问题),否则将承担不良后果。从制度的角度来看,刑事诉讼中的推定应限于事实的推定并允许被告人反驳,因此推定并不增加被告人的诉讼义务,也不限制或剥夺被告人的合法诉讼权利。在司法实践中,推定的适用已经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认可。例如,《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凡携带挪用公款潜逃者,将因贪污而受到惩罚”,实际上是推定行为人主观上有占有公款的目的。可以说,推定已经成为刑事诉讼中认定事实的辅助手段。4.当不能确定被告实施了特定的犯罪行为,但可以确定被告实施了另一种处罚较轻的犯罪行为时,可以确定被告实施了另一种犯罪而不被宣告无罪,这在理论上被称为刑法中的“替代性确定”。“犯罪的怀疑从无到有”是怀疑对被告有利原则的体现,而“对犯罪的怀疑从轻处罚”是该原则的局限性。仍以第三起案件为依据,被告何某客观上拥有他人被盗的摩托车,造成的事实不外乎以下几种可能:第一,被告直接盗窃他人的摩托车;第二,被告窝藏或购买他人盗窃的摩托车。第三,被告属于合法合法占有。根据上述分析,应排除被告合法拥有的可能性,并且被告没有获得一辆摩托车(这一含义包括在他的辩护中,即两辆摩托车都与它无关)

e69da5e887aa7a6431333365633936

,那么在被告拒不招供,以及盗窃、窝赃两种可能难以证实(有疑问)的情况下,只能认定为情节,处罚较轻(有利于被告),即应因窝藏赃物而受到处罚。第三,怀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的意义刑法作为好人大宪章和罪犯大宪章,应该发挥其保护和攻击的双重作用。惩罚权的方向不仅是惩罚破坏社会关系的各种行为,而且是限制其实施的范围和力度,从而体现其正义性。刑事司法的真正体现是刑事案件的处理。怀疑有利于被告原则的确立。它不是宽恕和纵容犯罪行为,而是通过保护个人权利来维护公民的普遍权利。它可能牺牲小正义,但同时捍卫大正义。因此,对被告有利的怀疑无疑是一项基本人权原则。

上一篇:以后买车险别傻乎乎交钱,汽车保险费这样算,不吃亏!
下一篇:债权让与契约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