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保险风险测试—实践中的若干思考

beplay 14 2020-05-22 00:38:09

[隋迪飞李孝利,中国再保险精算与产品开发部]

随着《企业会计准则2号解释》的推出,自2009年底以来,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一直在对其保险/再保险合同进行重大风险转移测试,以确定合同是否转移了足够的保险风险,从而确定合同的性质。未通过测试的合同被视为非保险合同,在财务报表中被视为金融产品。

早在中国之前,美国财务会计准则第113号(FAS 113)、美国法定会计准则第62号(SSAP 62)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4号(IFRS 4)就引入了重大保险风险转移的概念。然而,这些保险财务会计准则并没有给出“重大保险风险”的具体定义和量化标准。因此,国际精算界在长期实践中,实际上摸索和总结了几种著名的检验方法。

10-10规则作为一种较早出现并被广泛使用的测试方法,曾经是行业实践中的默认标准。10-10规则规定,在通过测试之前,再保险合同必须使再保险接受人遭受至少10%的概率,至少10%的净亏损。虽然10-10规则较好地解释和量化了主要风险转移检验的含义,但在实践过程中也存在一些不合理现象,导致一些传统的常规再保险合同未能通过检验。典型的例子是巨灾超额支付和比例再保险合同。巨灾超额赔偿所涵盖的损失通常是每隔几十年甚至一百年才发生一次的罕见损失。因此,再保险人遭受损失的概率通常远低于10%,使得不可能通过10-10规则下的风险转移测试。然而,传统的比例再保险合同,由于目标数量多,风险分散,即使净亏损概率大于10%,也很少超过保费收入现值的110%。另一种风险转移测试方法——,即最大似然损失(PML)规则——,也有这种缺陷。高频低强度保险产品很难达到最大似然损失(PML)的阈值并通过测试。传统的再保险产品如巨灾超额补偿和比例再保险不能通过检验,这表明检验方法如10-10规则和PML规则的不合理性。

目前,中国行业使用的方法——再保险人预期赤字(ERD)规则是近年来比较流行的检验方法。中国ERD的计算方法是将“再保险人净损失现值的预期值”除以“保费收入的现值”。当ERD值不小于1%时,确定再保险合同转移了重大保险风险。10-10规则可以被视为ERD规则的子集,满足10-10再保险合同,并且ERD值必须大于或等于1%。ERD法则优于10-10法则,因为它不限制净损失的概率或净损失率本身,而是直接关注损失的预期价值,从而避免对高频低强度或低频高强度保险产品的“偏好”或“歧视”。ERD规则极大地弥补了10-10规则和PML规则的不足。无论是巨灾超额补偿还是比例再保险合同,只要转移了重大保险风险,都可以通过考验。

从ERD规则的计算公式可以看出,在应用再保险合同条件(如损失分摊、损失封顶、浮动手续费等)之前,需要估计原保险的损失/损失率的概率分布。)。净利润手续费影响利润而不是损失(不包括),以获得再保险人的损失率的概率分布。严格来说,主要风险测试非常类似于定价,即在保单有效期内评估损失/损失率。然而,与一般比例再保险合同的定价不同,主要风险测试更关注尾部风险,而不是平均损失/损失率。从这个意义上说,超额薪酬合同定价和风险测试更相似。超额补偿合同定价侧重于超出起点进入超额补偿层的损失,而风险测试侧重于超过盈亏平衡点的损失/损失率。

这种方法看似简单,但实际操作中存在许多问题。首先,最基本的问题是:在计算净亏损时应该包括哪些费用,是否应该包括经纪费?参照国际标准,不难发现在主要风险测试中应考虑所有再保险人和再保险人之间的现金流,而经纪费不属于这一类。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同一份再保险合同可以通过经纪人渠道通过主要风险测试,但直接的不能通过,这显然是没有意义的。

此外,国内市场的数据质量也给风险测试的许多方面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和不确定性。

如果遵循定价思想,那么在评估赔付率的概率分布时,需要分别分析正常年份的赔付率和主要的赔付案例,而具有累积巨灾风险的合同也需要分别分析巨灾损失。正常年份赔付率的常用分析方法是剔除大额赔付案例和巨灾损失后拟合赔付率曲线。大型赔偿案例的分析需要分别拟合大型赔偿案例的频率和强度,突变部分需要使用突变模型。但是,对于不能提供高质量的大额赔偿案例和巨灾风险积累的合同,不能单独分析几个部分,只能直接评估总体赔付率。此时,概率分布的选择通常是谨慎的,以反映由大的赔偿案件和灾难引起的尾部风险。

在曲线拟合过程中,历史损耗率应以趋势的方式进行调整,并且以平衡的方式进行调整。当合同本身或基础再保险结构发生变化时,也应进行假设调整。趋势调整需要目标数量、赔偿案例数量和损失进度数据。速率均衡调整需要速率变化信息,而假设调整需要精确处理单一信息。然而,目前国内再保险市场为这些数据调整提供的信息非常有限。因此,在风险测试期间对数据的许多调整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精算师的主观判断,这给测试结果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此外,由于我国绝大多数再保险合同的历史和数据有限,应用曲线拟合技术时,拟合结果往往不稳定,往往指向一些不符合常识的概率分布。针对这一问题,国际精算界普遍认为,此时可以参考行业内普遍接受的习惯概率分布来直接描述损失率,而不是坚持拟合优度检验的结果,并且在参数估计中可以同时考虑合同本身的历史和行业的基准数据。

国际精算界的另一个有价值的观点是,由于选择概率分布过程中的许多不确定性,在测试中应考虑参数或模型不准确的风险。可以显式或隐式地考虑参数风险。隐含的方法是使用更大的预期损失或增加损失的波动性。显式的方法是指定参数本身也服从一定的分布并参与随机模拟。

此外,对测试结果的审查也值得关注。中国保监会在《关于保险业做好实施工作的通知》号文件中规定:“保险人应当在保单初始确认日对签发的保单进行重大保险风险测试,并在财务报告日进行必要的审查。”根据这一段,一些审计师要求公司在年终审计时用最新的支付比率假设重新测试合同。这种做法的合理性仍有待讨论。主要保险风险测试,如准备金评估,应基于测试日期已知的信息和环境。此后,除非合同本身有重大修改,否则没有必要重新测试。所谓的“必要审查”和“重大修订”应指合同结构和条件的变化,而不是参数假设本身。否则,如果支付比率假设合同将随着合同的运行而不断更新,那么所有最终盈利的合同将被视为非保险合同。

客观地说,重大保险风险测试

上一篇:对车辆保险赔付存在三种误区
下一篇:保证责任与保证期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